大乐透计算器 历史军事 长途汽车(1) 长途汽车(9)

长途汽车(9)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长途汽车(1)| 作者:guyuexh| 类别:历史军事

    第九章交换的乐趣

    晚上正在看电视,我的手机响了,看了上面显示的来电,我的心跳了跳,是李伟打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徐明兄弟,还没睡吧?”那边传来李伟的声音。

    听得出李伟在强压着兴奋的心情,这使我也立刻兴奋起来,连忙支起身体说道“还没呢李大哥,是不是嫂子…?”

    “这样的,月影呢,这个有些事情想弄明白,想让我问问你。”

    “哦,不知道是什么事呢?李大哥,你不如叫嫂子跟我说吧。直接问不更好吗?”我尽量使自己的心情稳定着。而宝宝这时也跑到我拿手机的那一边,贴着电话想听里面在说什么,我没有阻止她,这是大家的事,我不会向她隐瞒什么的。

    那边李伟正努力地要许月影听电话,许月影不肯听,等了好久后电话那头突然没有声音了,我以为断线了,正准备收线,突然从手机那里传来许月影温柔的声音“喂…”

    我的心跳了跳,竭力稳定了下情绪,尽量轻松地说道“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要问我呢?请别顾及,我一定会照实回答的。”

    “我…我能找你爱人听电话吗?”许月影对着我明显勇气不足。

    我只好应好,并把电话交给了宝宝,示意她别搞砸了。宝宝接过电话向我扮了个鬼脸,离开床走到一边说道“月影姐姐吗?我是宝宝呀,今晚上真谢谢你们的晚餐哦,可真好吃。”

    我听着宝宝在哪里左一句右一句地闲聊,根本就是女人抓着电话在褒电话粥,完全没有提及交换方面的事,不由得越听越急。

    “是啊,呵呵,好好,那我去外面说,你在阳台上了呀,我这就出去呢。”宝宝边说边走,竟然跟我招呼也不打一个,开了门到外面去了。这可把我急得,又不敢追出去,只好躺在床上拿着遥控器乱点着台看。

    好不容易等到宝宝回来了,一把手机丢给我说道“你的烂手机,这么快没电了,我还没说完呢。”

    我连忙询问她们谈话的内容,宝宝笑嘻嘻地说“你要怎么奖励我?”

    “她同意了?”我大喜。

    “没有,不过同意再试试看呢。”

    “哦…!”我有点失望。

    “她问我一些事,什么交换过是不是对婚姻生活造成不好啊什么的,我尽捡好的说,最重要的是,我可把你夸上天了呢,说你什么温柔体贴呀,做那事方面技术又好啊什么的,你还不奖励我?”宝宝得意洋洋地说。

    我傻笑着追问还问了什么,宝宝摇头表示其他的没什么关系了,点了点我的脑袋她说“放心吧,我看她准能让你吃到手呢,你就别想太多了,明天好好表现,哦!”

    这晚我和宝宝没有做爱,宝宝不知是开玩笑的还是说真的,要我保持好状态,到时候好好用在月影身上,免得让月影笑她吹自己老公的牛皮。我真拿这个宝贝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地睡觉了。

    第二天我直睡到了午后才起床,感到全身精神饱满,就和宝宝到街上去寻找一个好点的餐馆,包了间包房点好菜后,回去洗了个澡就打电话给李伟,让他们早点到。还告诉他们我就不到门口接他们了,自己直接进去找吧,李伟连声答应没有问题。

    我特意包了间大房,足有50平米大小,里面除了饭桌外还有谢谢、音响等设施,又向服务员交代了一些必要的东西,早早地就在房里等候他们的光临。

    他们来得很准时,明显两人又是精心修正过的,李伟穿着帅气的t恤配西裤,许月影比起昨天随意了不少,吊带的小挂配着着膝的摺裙,显得活力而健康。

    许月影从进来开始显得比昨天更拘束,一直不敢看我,而我却比昨天更大胆地欣赏她的体态,同样,李伟也在偷偷打量着宝宝,与昨天的目不斜视判若两人。

    我心里清楚,估计昨晚上他们两夫妻讨论了很久,只有在许月影越来越明显的态度下,李伟才敢这么样地打量宝宝的。否则,为什么今天和昨天如此不同?想到这里,我心里又一阵窃喜。

    我们仍然左一句右一句地聊天,李伟突然不知有意无意地说了个黄色笑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连许月影也抿着嘴笑,手伸到下面掐了李伟大腿一下,怪他太唐突了。宝宝大呼小叫地要李伟再说几个,李伟果然又说了个一个傻瓜洞房的事,大意是说傻瓜洞房时找不到进去的地方,其实这故事太普通了,但为了迎合气氛,我和宝宝都笑得很开心。

    刚笑完,宝宝就接口说“其实这有什么奇怪,我第一次做爱的时候,见到男人那玩意这么大个,还以为他那里是不是肿了呢,还不更傻?”

    我刚喝下一口茶差点没喷了出来,直呛得我难受死了,而李伟和许月影则笑得透不过气来。许水影忍不住问宝宝几岁的时候开始做爱的。宝宝捅了捅我说道“我17岁刚过就给这家伙骗到手了。喂,你还笑…”

    看着宝宝嘟着嘴瞪着我,我极力地忍住笑说道“嗯,大乐透计算器:怪不得那次你在找药水,原来是想帮我消肿,我还以为是你哪里摔到了呢。”

    那边李伟和许月影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宝宝用力地捶着我,争辩着说“哪有,哪有…”

    许月影突然说道“其实我第一次看到男人那东西的时候也是吓一跳的,心想那东西怎么放进去呀。”说完窘得脸色通红,偷偷向我看来。

    我连忙把表情放得很自然,随口说道“大凡女孩子第一次见到,都有这感觉吧。李大哥,你的技术一定不错吧?”

    李伟笑呵呵地偷望了宝宝一眼,说道“一般吧,呵呵,一般吧。勉强凑合,勉强凑合…”

    宝宝笑嘻嘻地指着我说“什么时候跟他比拼比拼。”说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双方慢慢地将话题转到性这一方面,没想到起了很大的作用,聊得越来越融洽,宝宝甚至有时候将和别的男人做爱时的感觉都说了出来,比较哪个时间较长,哪个比较懂得玩弄,使怪异的气氛越来浓,两个男人都是欲火暗涨,眼睛毫不顾忌地在对方的妻子身上扫来扫去,真恨不得马上开始交换。

    我看时机开始成熟,只是尚欠东风而已,向李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来商量一下。见李伟会意,便借故上洗手间出去了。在洗手间正小解时,李伟果然跟着进来,洗手时他问道“怎样?有什么安排?”

    我洗完手一边整理着头,一边说“我看月影应该差不多了,等会我进去的时候叫宝宝出来,然后你们聊聊天,进去的时候一定会看到我和月影坐在一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最后,如果时机成熟,我说到你们家里参观一下,就到你家去完成,你看可以吗?”

    李伟对着镜子做了个ok的手势,微笑地说“果然是个专家。”

    我进了房间,见月影和宝宝已经坐在一起不知在说什么,两人都在笑着,我连忙过去坐在宝宝身边,问道“什么这样好笑?”并偷偷地拍了拍宝宝的腿侧。

    宝宝哪有不会意的,一边站起,一边笑着说“没有,刚才在说笑话呢,我也要去下洗手间呢,你们先聊哦。”从我身边过的时候,还不忘对着我打了个鬼脸。

    宝宝一起,许月影立刻感到有点紧张,我向她身边移了移,说道“月影,上次你们和我通电话,到底想问些什么呢?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呢。如今人就在你身边,能不能直接问?”

    许月影舒展了下身体,摇了摇头说“没有,那时候心里负担大,李伟又对我说了很多,我不知道怎了,就叫李伟打你电话,可是打了,我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我知道你的负担是什么,别担心,你看我和宝宝这不生活得很好吗?夫妻之间偶尔调剂下不同的生活,其实能够更加地完美,要不这样吧,我帮你出个主意,不过说出来你可别见怪。”

    许月影转头望了我一下,歪了歪脑袋说“行,你说吧,有什么好见怪的,你是个很理智的男人,说的话一定有道理的。”

    受到她的称赞,我有点受宠若惊,接着说道“你看其实摆明地说,我们内心都向往这次地结交,只不过心理受到各种传统的约束而放不开,所以呢,或许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们先试着交换着聊天,试试心里可以接受的程度,当然,这包括你自己能不能接受非丈夫以外的人,也包括能不能接受自己丈夫跟别人的老婆。”

    许月影突然对我笑道“我好像不能拒绝哦,你很厉害,都帮我安排好了。”

    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许月影如果不想交换,她不会跟着丈夫来参加宴席,可是让她赤祼祼地马上达到交换,她的矜持不允许,因此必须找个可以让她下台的方法才能达到效果。

    我起身将房里的边灯熄掉,将吊灯的光线调到差不多最低了,一下子整个房间都暗了下来,加上窗口的布帘是放下的,因此在房里只能依稀地看到伸手五指之处。

    许月影有点不好意思“这光线也太暗了吧?”

    我呵呵笑着,在旁边的柜子里找了找,找到一个酒吧里用的蜡烛,也就是那种小小的,用玻璃盘装住的那种,许月影当然不会想到这东西我是一早让服务员准备的,我点燃了蜡烛,果然使房里亮了起来。我一边把蜡烛放在中间的几上,一边笑着说道“希望这蜡烛可以增加点情调。”

    重新坐回许月影的身边,看到烛光下她白晰的脸上多了一层红晕,忍不住叹道“嫂子,你真漂亮。”

    “你笑话我了,宝妹妹才叫漂亮呢。”许月影有点娇羞。

    “不,你跟她是不同的,你的成熟是宝宝所没有的,让人心动。”

    “他们怎么去了这么久?”许月影打算岔开话题。

    “他们也需要进一步地沟通,或许现在在大厅里喝喝咖啡聊聊天吧。嗯!对了,这房里有音响呢,不知道能否和你跳只舞?”

    我不等她答应,飞快地打开房里配套的卡拉ok音响,连续点了多条舞曲音乐,熄了银幕后走向许月影伸出了手。

    许月影大方地将手递给我,我们便在房里的空地上相搂着跳着慢步。第一次如此接近她,闻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和体香,搂着她柔软而弹性的腰,想像到这身躯可能在今晚属于自己,那感受让我的心跳得厉害。不由自主地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许月影听到了我的叹息。

    “没有,只是很久没为一个女人心跳得这么强烈了。”

    许月影出了一声轻笑。我连忙说“你不信吗?不信你听听。”将她的脑袋轻轻地往我胸膛按去,许月影乖乖地伏在我的胸怀,虽然没有说话,但相信她一定听到我快跳动的心。

    突然,大门打开了,宝宝“哇”地叫道“好浪漫哦,死徐明,有舞跳也不通知我,李伟,我们也跳舞。”李伟看到眼前的景像有点反应不过来,让娃娃拉着也加入了队伍。

    许月影见他们回来,连忙拉开我们的距离,我有点怪李伟回来得太快了,但事已如此,也不能埋怨,只好尽量拉开不跟他们在一起。还好烛光照到这里已经非常昏暗,拉开点距离的话,两对方是看不清楚的。

    我在许月影耳边呢喃“你舞跳得真好呢。”

    “我很少跳的,还好不会踩到你的脚。”

    我放开她的手,双手环抱着她的腰“我们这样跳好吗?”

    许月影向李伟那里望了望,只见那里没有一点声息,只见到一团身影,于是没有反对,也将手搂住了我,这样我们两人根本上是贴着身体跳舞。

    “你的身材真好,经常做运动吧?”

    “嗯!”

    “你真让我喜欢。”

    “喜欢我什么?玩这游戏的人不就是寻求一夜的刺激吗?”

    “不,你说错了,不是寻求一夜的刺激,而是寻求失落的思念。”

    “怎么说?”

    “不让自己心动的人,我是不会接受这游戏的,可是心动过后,却要接受无奈地分离,那种患得患失的思念,才是追求的最终目地。”

    许月影回味着我的话,久久没有说话。

    “如果我抚摸你,你能接受吗?”我开始进攻。

    许月影的身体颤了颤,如蚊子般地说道“不,会看到的。”

    “你能看到他们吗?看不到吧?所以他们也是看不到的,别担心,我会小心的。”

    见许月影许久没有出声,知道她算是默许了,我将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臀部上面轻轻地抚摸着,继续向她进攻道“我喜欢嫂子这样丰满的女人,你的臀部一定很漂亮。”

    “我不知道!”许月影已经开始迷乱,连脚步都走不稳了,身体有点软,重心开始向我这边压来。

    我继续在她耳边说“我们到那边墙边去吧,好吗?”

    许水影将头埋在我的怀里摇头。

    我搂着她摸索到墙边,将她靠着墙壁,手在她腰间游走着,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继而向下寻找她的樱唇。许月影的手推了推我,把头垂得更低,像呼气似地说道“不!”

    我哪还再给她机会,猛地吻住了她,她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最终将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我吸着她的唾液,伸出舌头尝试撬开她的牙齿,几经犹豫,她终于伸出香丁与我纠缠,像被俘虏的无奈,同时地呼出憋在胸里的呼吸。

    我的手向上游动,已经侵占她胸部的边侧,在她腋下轻轻地抚摸几下后,试探着向她高耸的山峰侵袭,她本能地用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但那也只是像征式的,我隔着衣物轻揉她那高傲的胸部,虽然不能够直接感受到她的肌肤,但胸部的坚挺的感觉已经让我淫心大震。

    如此站立着爱抚了许久,我听到音乐已经放到了最后一,于是对她说“歌快放完了,我们过去吧,我去放多几,让他们继续跳吧。”

    许月影如今已经没了主意,任我牵着回到谢谢上坐着,我在选歌屏上把刚才点的音乐重复选好几次,坐回许月影的身边,不再征求她的同意,我环手将她搂抱入怀,许月影吓了一跳,连忙挣扎起来,急切地说道“这里光线亮,别这样。”

    我起来吹熄蜡烛,房里立刻暗了下来,我笑道“这下不亮了吧?”

    许月影呻吟道“这样不太好吧?”

    我还哪允许她再说什么,将她按倒在我怀中后,继续与她热吻,而这一次,我将她的贴身小衣拉了起来,手掌贴着她小腹的肌肤向上移动,她小腹肌肉光滑而有弹性,她连忙把手臂压在胸口下面,防止我对她胸部的侵袭,这些当是只是徒劳,我轻松地拉开她的手臂,手掌已经覆盖在她的文胸上面,隔着文胸我揉着她的乳房,而她已经紧张地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全身微微地颤抖。

    就在我拉开她的文胸的同时,她突然挣扎着起来,急切地说道“求求你别在这里好吗?”

    我拉着她的手,温柔地说“有什么问题吗?”

    “我丈夫在那边,我…”

    “嫂子,相信李大哥和宝宝现在正如我们这般,你别太在意了,让我们继续吧,相信我一定会让你留下美好的回忆的。”

    “可这里是饭馆,我不习惯。我们…我们…”

    “那你现在过了心理这一关,愿意交换了吗?”

    “你别问我,我不知道,反正是你们男人的事,我有什么好说的。”

    “那上你家好吗?”我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连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我家?这怎么行?唉…好吧,去别的地方我怕我不习惯。”

    我高声叫道“李大哥,宝宝,你们跳好了吗?我要开灯了。”

    那边立刻传来李伟慌张的声音“哦,等等…等等…”

    我暗笑着,走到开关前面,算计着时间后,突然将灯打开,刺眼的光线下,只见李伟正在将t恤衣脚插入裤腰里,而宝宝则在整理着头,身上的衣服明显地零乱。宝宝大声地叫道“死徐明,手脚怎么这么快,害得我…害得我…眼睛刺眼死了。”

    我笑嘻嘻地道歉,对李伟说道“李大哥,认识你这么久了,还没登门造访呢,不知道这么晚了方便不方便?”

    李伟大喜,知道事情已经搞定,转头向许月影望去,只见许月影脸上红晕满布,低着头玩弄着裙脚。连忙连声答应道“方便、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徐兄弟上门,欢迎之至,欢迎之至。”

    李伟住的地方不远,是个商业区,三房两厅,将近150平米的大空间让我这个广州来的客人赞叹不止,在广州闹市内住这样房子的人除了有钱,还是有钱。

    许月影端了茶给大家喝。自从她进了家门后就一直低头不语,从她颤抖的手中看出,她是非常紧张的。

    我示意她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是这样的,即然我们大家都达成了一致意向,我在这里补充一点注意的事情,虽然有点破坏气氛,但这个是必要的。”

    李伟笑着说“我们什么都不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上海时时乐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奖 广西11选5玩法说明 体育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 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
广西十一选五 足球宝贝 分分彩定位胆技巧个位 山东十一选五快彩乐 陕西11选5推荐
新疆福彩35选7 广东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北京pk10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3-8码技巧
福彩3d走势图 青海省体彩中心 山西11选5走势图表 36选7规则 007皇家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