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计算器 玄幻魔法 逼婚 番外:爱情

番外:爱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逼婚| 作者:花裙子| 类别:玄幻魔法

    1,雏鸟情结

    作为富二代的私生子,俗称“富三代”,江世霖生来就不缺钱。十六七岁的时候,他也曾随波逐流,喜欢跑车与嫩模。十八岁生日那天,他睁开眼睛,忽然觉得人生很无趣。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于是打电话告诉自己的父亲,那个一年都见不到一两次的男人,他想去当兵。

    一年多的新兵训练,他的身体很累,但他的心依旧空虚。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军队中,没人知道他是某某某的儿子,他这才发现,自己很渺小。他曾怨恨过,为什么除了钱,他什么都没有,但当他亲眼看到,没有钱的生活多么让人无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幸运的。

    二十岁,他已经不再是只懂得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他开始寻找自己的人生目标,却在一次抢险救灾中失去了生命。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想要活着。即便他厌恶毫无意义的人生,但唯有活着,人生才有希望。

    死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闭上眼睛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被困在黑暗的角落。他听不到,看不到,整个世界都是寂静无声的。那些日子,他宁愿牛头马面把他带走,他宁愿喝下孟婆汤,也不要一个人面对孤独的世界。

    他不知道自己被困了多久。某一天,他突然听到一个女人的控诉。她说,她恨他。他不认识她的声音,但她称呼他“江世霖”,所以他觉得,她一定是认识他的。他拼命想和她说话,可是他发不出声音,他只能听到她絮絮叨叨的话语。

    慢慢的。他意识到,她在控诉他的逼婚,她一心想要离开他,她不断诉说,她想要活着,好好活着,为自己而活。

    他也想活着,好好活着,为自己而活。这个念头更加激起了他的求生意志。与此同时,他也更加好奇。她到底是谁。

    某一天,他忽然感觉到了疼痛。他兴奋莫名。他很怀念疼痛的感觉。疼痛证明他还活着。

    兴奋之余,他发现自己的脑海中出现了其他人的记忆。他莫名其妙。最后不得不接受事实,他穿越了。

    之后的日子,他努力在宿主的记忆中寻找女人的身份,试图弄清楚他们之间的纠葛。可惜,大概是宿主的身体太虚弱。他只知道,原本的江世霖坚持娶她,而她坚决不嫁。至于其他的事情,哪怕是女人的容貌,他都看得模模糊糊。他对她愈加好奇。

    随着他的身体慢慢康复,他有了更多的感知。也听到了更多的声音。他知道她像小孩一样,暗中掐他,偷偷骂他。他还知道。她计划与他的大夫私奔。

    随着各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他相信自己一定会醒来,而他不想一醒来就多一个妻子。说实话,穿越到古代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他虽然已经玩腻了富二代、富三代的金钱游戏,但他只是个普通男人。与其强留一个憎恨自己的女人,夜夜担心她会不会趁自己睡着,失手杀了自己,还不如娶几个千娇百媚的妻子,听说,古代女人都是柔顺又听话的,各种三从四德。他不想再追求所谓的“人生意义”,他只想珍惜重回一世的机会。

    接下去的日子,他一点都不想关心她,可是她和卫晨的声音不断涌入他的脑海。她的恨,她的怨,她的无助,她的每一句话都在控诉他。有时候他很想跳起来问问她,她这样一味憎恨他,可到底是谁把她绑上花轿的?她父亲的死又与他何干?再说,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她就计划与别的男人私奔,怎么看都是她对不起他。

    他说不出话,但他能够清楚地分辨出她的碰触,她的气息。渐渐的,他越来越想知道,她到底长什么模样。可惜,宿主的记忆好似故意屏蔽了她的容貌,他怎么都看不清楚。

    慢慢的,他又开始仔细倾听她和卫晨的对话。不得不说,他们实在太天真了。就算他善良得愿意成全他们,说服江光辉既往不咎,卫家也绝不会放过他们。

    在她与卫晨离开江家那天,他忽然意识到,有人在暗中帮他们,否则事情不可能那么顺利。这事又给了他一个理由追回她。

    他用尽全身的意志力睁开眼睛,他一心只想追回她。终于,他看到了她。

    说实话,不管是他,还是原来的江世霖,他们见过形形色色的美人,环肥燕瘦。她的确是美丽的,但还不至于让他惊艳。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的眼神。她的惶恐,她的不安,她的倔强不服输激起了他的兴趣。

    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决定接下去怎么办,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确切地说,他不知道应该塑造一个怎么样的自己。最终,他决定扮演原来的江世霖。纨绔子弟可以肆意而活,而江光辉对儿子的爱让他感动。他决定当一个孝顺儿子,感受一下从未感受过的父子亲情。

    扮演纨绔子弟是他驾轻就熟的,观察她的反应成了他每天的生活。很快,他失落地发现,她的的确确一点都不在乎他,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逃离他,逃离江家。

    她不在乎他,可是他却对她有了男人对女人的xx。他像幼稚的小孩,变着法儿为难她,可是又看不得别人欺负她。

    他试图说服自己,他对她的渴望只是生理需求,于是他选择了最安全的杏红。可是他居然做不到。他抱着其他女人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居然还是她。前世今生,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令他左右为难,坐立不安的女人。

    他绝不承认自己爱上了她。他从不相信爱情。现代的时候,他是私生子,他的父亲有无数的女人。从他懂得男女之事开始,一直有女人投怀送抱。他从不认为她们爱上了自己,她们喜欢的不过是他的钱。

    他从没有爱过任何女人。他告诉自己,只要征服了她,说不定他就会对她失去兴趣。喜新厌旧是男人的本性。他从来没有喜欢一个女人超过一个月。他强吻她,他威胁她,他逼迫她,可是他又期待她的反抗。有时候他甚至觉得,他不是要她屈服,他只想让她露出本性,他想逼出她的真心。

    他知道自己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怪圈。他渴望她,他几次差点与她圆房,可最后一刻,他放弃了。他第一次觉得。男女之事不是生理需求,不是追求刺激。他希望他们的第一次是两情相悦的,他甚至想到了生儿育女。白头偕老。

    他不得不承认,他爱上了她。既然他爱她,就绝不会放她离开。他努力想让她爱上自己,但是他一次次失望。他永远看不到她的真心。

    当他近乎绝望的时候,她却径直跑向了他。投入了他的怀抱。他又是惊喜,又是错愕,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他们的关系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之后的日子,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云端。她的热情,她的娇美只属于他一个人,他从没有如此迷恋一个女人。可是在身心愉悦的背后。他又隐隐担心。他不断向她重复,大乐透计算器:他爱她,只爱她一个。他不会纳妾,也不会收通房,可她不喜欢他送的礼物,不允许他在旁人面前与她有亲昵的举动。他能感觉到,他们之间依旧隔着一层纱。面对她的温存体贴。他仍旧看不清她。他甚至觉得,她随时准备全身而退。

    他知道他们还年轻。不必急着生孩子,可是他的心很不安,他总觉得唯有他们有了孩子,她才能完完全全属于他,安安心心留在他身边一辈子。其实他要的不是儿子,而是她的承诺,相守一辈子的承诺。

    避孕药的事,他原谅了她,同时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他一次次告诉她,只要她对他说实话,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哪怕她一辈子不愿意生孩子,他都可以接受,他只要她坦诚面对他。最终,她还是令他失望了。她无情地践踏了他的爱情,她压根从没有爱过他,一分钟都没有。

    他想过放弃,可是就在他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仍旧只是她。就算是死,他也无法放开她。他决定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他不惜改变自己,迎合她。他强迫自己成为她口中的正人君子。他读书,他练字,他做尽一切她喜欢的事,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原来,她不爱他不是因为他是纨绔子弟。她不爱他,不爱就是不爱,哪怕他变成她喜欢的类型,她仍旧不会爱他。

    终于,她决定悄悄离开他。他彻彻底底放弃了。他输了。

    前世今生,他都只有二十岁。二十岁,谁没有失恋过?二十岁,谁没做过傻事?为了将来,早些分手才是明智的,说不定他一转身就能找到与自己两情相悦的女人。她不珍惜他的爱情,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的。

    他用这几句话安慰自己。他咬着牙偷偷为她打点一切。他对自己说,好歹夫妻一场,他是男人,应该大度一些,大家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多简单的四个字,但只有他知道,这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心痛与无奈。他不会虚伪地祝福她,找到属于她的爱情。他已经用实际行动保证她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对她,他已经仁至义尽,问心无愧。

    2,错失

    江世霖原本以为,是她践踏了他的爱情,放弃了他们的婚姻。他对她仁至义尽,他问心无愧。

    直到她走了,他才发现,她从来没有蓄意堕胎,相反的,她同样爱着他。他们之间不过是有心人士制造的一场误会。她选择离开,因为她误以为他不想要他们的孩子,而她怀孕了。

    她怀孕了,原本他应该与她一起庆祝,好生呵护她,结果她不知所踪,而他只能独自面对满室的冷清。

    他与她真正相处的时间不足一年,可整个池清居满是她的影子。他总是在恍惚中看到她在窗边看书,她在桌前写字,她坐在床边对着他笑。

    她不是妖娆的绝色美人,但在他眼中,她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中。他爱她。他对她的爱一向有增无减。他必须找到她。可是他已经找了她十天,她到底在哪里?

    江世霖犹如困兽一般,从卧室走到书房,又从书房走回卧室。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想看到她,可是她连一张画像都没有留下。

    他失神地坐在她坐过的椅子上。他不会放弃寻找她,可是她到底躲在哪里?她刚刚怀孕,不可能走远,可是他几乎把涿州城翻过来了,他也时刻留意着夏家。但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江世霖环顾四周,寻找她留下的影子。突然间,他看到了架子上的木匣子。那是她送他的生辰礼物。每次他送她礼物。总是想看到她欢喜的表情,可是她送他礼物的时候,他却没有仔细看清楚。他一早知道她会送他什么。他虽然不至于失望,但并没有十分高兴,因为在那之前他已经知道。她托伍师爷寻找典籍

    江世霖从架子上拿下木匣子,慢慢打开匣子。人唯有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如果时间能回到那日,他一定会很高兴地收下她的礼物。他拿起最上面的书册,随意翻开一页,立马发现了不对劲。书上全是她的笔迹,她送他的是她的手抄本。

    江世霖无法描绘这一刻的心情。他拿起第二本。第三本,第四本,每一本都是她一字一句写下的。她并没有敷衍他,随便找一套书籍送给他,她也不是不关心他,压根不知道他早就有了一套。相反的,她大概是看到那套书籍旧了。有残缺的地方,所以她才辛辛苦苦誊写了一份。

    他在这时才记起。在他生辰之前,她总是一个人关在书房,不让他进去。他想当然地以为,她在处理自己的嫁妆,不愿他插手。虽然夫妻之间应该有自己的空间,可他一直觉得,她把他摒除在她的人生之外。原来是他错了,又是他误会了她。

    江世霖一页一页,一本一本看着她隽秀的字迹。当他拿出最后一本书籍,他在匣子的底部看到一个信封。他急忙拿起信封。信封上没有署名,也没有落款,但他知道,一定是她写的。如果他没有把所有的书册都拿出来,压根不会发现这封书信。她一定是故意的。

    他用颤抖的手展开信纸,的确是她的笔迹。不同于书册上端正秀丽的笔迹,这封信她写得很仓促,笔迹略带潦草。她一定是在事后才放进去的。他迫不及待往下看。

    3,诀别信

    江世霖: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送你的生辰礼物,压根不会打开匣子,所以这辈子你都不会看到这封书信,但是我必须向你交代一声。不管你信不信,这份礼物是我用心准备的,我以为你会喜欢,原来是我错了。

    先前的种种,避子药的确是我命钱妈妈准备的,早在我们圆房前便已经在我手中了。在我被崔文麒绑架的第二天傍晚,我犹豫着要不要吃药的时候,你走进了厢房。我心虚地藏起了盒子。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希望我能怀孕,所以我觉得自己对不起你。那天晚上我没再折回厢房,但第二天,我还是吃了药丸。

    你可以骂我自私,我也承认,我的确胆小。那时候,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不确定你会喜欢我多久。在我被那些所谓的家人塞入花轿的时候,我就决定不惜一切离开涿州,彻底摆脱江夏两家。一旦我们有了孩子,我就只能一辈子留在江家。我不想眼睁睁看着你喜欢上别人,所以终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

    我的决心只坚持了一天,仅仅一天。当你说,我们是夫妻,是一体的,你会牵着我的手,直至白发苍苍,我真的很感动。我不断告诉自己,这些话不过是你用来哄女人的伎俩,但我还是相信了。我把药丸全都倒了,把空匣子锁在抽屉的最底层。我对自己说,没关系的,即便哪天你不喜欢我了,也会有我们的孩子代替你喜欢我。我不能忍受你喜欢上别人,我可以捂住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只要不看不听,我就不会难受。

    我把每一天都当成是你喜欢我的最后一天。那些日子,你总喜欢故意惹我生气。再哄我开心。我明知道这是你一贯的把戏,却总是不由自主走入你的圈套。我不喜欢自己的心情总是受你左右,但那些日子是我这辈子过得最高兴的。

    我一直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喜欢上别人。我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之间的裂痕居然来自那匣子避子药。

    我努力向你解释,我后悔不该留下那个匣子,结果却发现,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你开始厌弃我了,你需要一个不喜欢我的理由。

    那时候,我曾傻傻地想。我可以想办法赢回你的心,我应该为我们的将来努力。我真的很努力地祈求你的原谅,可是最后我却知道了。从一开始,我就只是你们江家生儿育女的工具。那一刻我真的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你试过一次又一次发现身边的一切都是假的,那种感觉吗?紫鸢对我的忠心是假的,崔文麒的仁义道德是假的。甚至父亲母亲的恩爱和谐也是假的。当我发现,你对我的喜欢也可能是假的,我没有勇气去求证,我不想知道真相。

    那段日子,我疯狂地想要一个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想要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我决定不再喜欢你,我可以把我的爱全部倾注在我们的孩子身上。我甚至已经想好了,我可以和孩子搬回未明阁。我会悉心教导他。

    可能是我上辈子对你们江家做了太多的错事,所以老天让我这辈子回来偿债。我怎么都没办法怀上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马赢波 内蒙古时时彩官网平台 黑子的篮球 北京11选5 米博国际光波房
免费2码中特永久公开 怎么买五分彩稳赚 河南11选5单双 浙江快乐12单双 极速11选5玩法
上海决三 浙江快乐12开奖直播 南国七星彩票规律论坛 二八杠 678彩票开户
508877小苹果12码中特 极速快乐8网站 11选5人工计划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 六码中特十期中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