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计算器 玄幻魔法 重生之将门嫡女 番外十七 吐露心声 粉碎阴谋

番外十七 吐露心声 粉碎阴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重生之将门嫡女| 作者:冰愠| 类别:玄幻魔法

    那张绝美的面孔如笼寒霜,大乐透计算器:这使得她如同冰月中走出的神女仙子,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逼人的气魄和威仪,叫人不敢抗衡。

    先给皇上行礼,然后

    如同睥睨天下的女王,扫视了一眼大殿里的大臣,朗声说道:“本宫离开帝都三年,这刚刚回来,各位就容不下了?本来本宫还想早点离开的,既然诸位这么巴不得本宫不能立足于人前,本宫还偏偏不能如你们的愿!”

    “媳妇说得好!”上官凌然一听,邪肆的出口赞道:“那些个见不得光的小人,还真就不能让他们的阴谋诡计得逞!禾”

    上官博煜宠溺的看了紫幽一眼笑道:“端两把椅子过来,让朕的堂弟和御妹坐着说话。”

    “谢谢皇兄!”紫幽优雅的施礼,随即娇憨的笑道:“皇兄,人家已经怀疑我们的关系不纯了,您还敢对臣妹这么好,就不怕被别有用心之人口诛笔伐?”

    “哈哈。。。。。。”上官博煜脸上丝毫没有羞恼尴尬之色,朗声大笑,神情极为愉悦,“你这丫头,你一介女流,都不惧这些流言蜚语,朕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了这些别有用心之人泼的污水?”

    上官凌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嗤之以鼻,“臣看皇上非但不怕,恐怕还乐在其中!竟然任由这些道貌岸然不要脸的混蛋,侮辱臣的媳妇,而不问罪。妲”

    上官博煜这次没有笑得出来,而是满脸悲怅的摇摇头,长叹了一声,“问罪?朕确实不想这么做。这些人,有的是朕的亲人,有的是朕的师傅,还有一些,是跟随朕一路艰难险阻走过来的。天知道,朕此刻心里有多痛!为什么今天会是你们来逼迫朕?朕给了你们的荣华富贵还少吗?朕登基以后,你们哪一位没有升官?没有得到重任?没有得到赏赐?啊!你们谁能告诉朕,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上官博煜说着说着,眼圈红。

    吕右相毕竟是他的外公,第一个有点不忍地喊道:“皇上。。。。。。臣这么做,是为了您的江山社稷不落入外人之手啊!”

    “好一个江山社稷不落于外人之手。”上官博煜冷笑,“那朕问你,谁是外人?”

    “这。。。。。。”吕右相说不出话来了,总不能说安亲王夫妻和孩子是外人吧,要知道上官博煜之所以能登上皇位,是人家这两位外人一力扶持的,没有人家,他的皇帝外孙,到现在还是个瘫子。

    见他回答不出来,上官博煜冷冷的盯着他,讥笑出声:“说不出来了吧!在你们眼中,安亲王夫妻是外人,他们生的孩子,更没有资格立为太子,继承王位,对不对?那朕今天告诉你们,真正的外人是朕,朕才不该坐在这个位置上,因为安亲王才应该成为皇帝,他的妻子,才应该成为皇后,他们生的儿子,最应该立为太子,是他们不想、不要,把朕推到这个位置上,朕才有资格成为九五之尊的。可笑!他们如今倒成了你们眼中的外人!还想要逼着朕承认和御妹关系非同寻常,承认莫失莫忘乃朕的骨肉;朕倒是想有这样的孩子,可朕没有这样的福气啊!男子汉大丈夫,敢想敢当,不瞒各位臣公,早在御妹为朕治疗伤情的时候,朕已经对她动了心,朕那个时候确实想过如果能站起来,一定要娶这个女子为妻;可是,朕输了,输给了安亲王,朕输的心服口服!朕自认没有安亲王对她的那份忠贞和执着,在她被带回印度神界,有可能回不来之时,苦苦修炼二年,只为成仙,到印度带回御妹,御妹之所以能回来,就是堂弟跋山涉水找到印度神界,用真情打动了摩哩女神,才能够将御妹接回来。朕佩服他!朕心有羁绊,终不能像他那样一心一意的对待御妹,所以,御妹没有看上朕,却选择了他,朕毫无怨言!从他们结婚之日起,朕就把对御妹的爱慕化为了祝福,只想祝福她能一世幸福平安!朕的御妹,她是一个品德高洁之人,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朕喜欢他们的孩子,将他们视如己出,是因为他们在用心爱着朕!他们知道朕呆在在寂寞空旷的皇宫,缺少关怀,缺少温暖,缺少真情,他们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想法设法的给予朕关怀、温暖和真爱,而不带一点功利之心,因为他们的赤子之心,朕才会把他们当做自己孩子疼爱。说起来,这皇位本来就给由上官晨翌继承,朕立他为太子,也只不不过是把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了他而已,而且,朕相信,他是最有资格成为储君的人选,他将是一个最优秀的帝王,以他的能力,必将带领大燕走向鼎盛!”

    上官博煜一番话说完,下面寂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过了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魏左相先出列跪倒,用宏亮的声音说道:“皇上英明!臣拥护皇上的决定。”

    左相这一开了口,朝堂上乌压压就跪倒了一多半,表示拥护皇上的决定。

    上官博煜见状马上说道:“拟旨,安亲王世子上官晨翌,年四岁,天姿聪颖,仁慈豁达,恪尽孝道,勤习政务,品行良好,将来可为天下君,册为大燕国皇太子,明日起移居东宫,布告中外,咸使闻知。。。。。。”

    何太傅此刻听见圣旨已下,顿时急眼,跪

    行几步喊道:“皇上,万万不可呀!四岁的孩童,又非皇上血脉,怎么能。。。。。。”

    “为什么不能?”上官博煜耐心终于被他磨光,冷诮着打断了他的话,“怎么,非得你的孙女,生出的皇子,才可以立为太子吗?太傅,你的孙女,她的品行你清楚,你觉得她配做皇后或是未来的太后?当初嫌弃朕是个瘫子,死活不愿意嫁给朕,可是等到朕做了皇帝,又削尖脑袋非要进宫,这样的女人,别说和她生孩子,就是和她在一起,朕都感到恶心,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为朕会同意她进宫吗?太傅,朕对你真的非常失望,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朕本来想放你回乡养老,可是,你为什么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朕对你做出处置?大臣联合内命妇、外命妇,企图诬陷朕和御妹名誉,你知道是什么罪吗?”

    何太傅闻言,脸上的血色顿时退的干干净净;可是犹自不甘心的狡辩,“皇上,您的话,老臣听不懂。”

    上官博煜把他写给何若兰的信甩到了他的面前,厉声呵斥道:“还不承认,朕从五岁时,就临摹你的字体,难道你的字,朕还会认错?就算朕认错你的字体,那你昨日下午和何若梅在宫中商议之事,你总该记得吧?难道朕的暗卫也会诬陷你?你的大儿子何耀祖,在越城干尽丧尽天良之事,你不但不为这样的儿子感到耻辱,到御前请罪,还想为他报仇,伤害朕的御妹,你,你真是该死!”

    “皇上,臣冤枉啊!”何太傅冷汗涔涔,可是也知道自己一旦承认所做之事,便是杀头之罪,所以咬死在那喊冤,“臣的儿子在越城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可是安亲王爷和王妃路过那里,就因为臣儿子的手下,冒犯了郡主几句,安亲王爷和王妃就把臣的儿子打残废了。皇上,您可要为臣的儿子做主啊!”

    “真是贼喊捉贼!”上官凌然气的骂道:“你儿子身为封疆大吏,不为老百姓谋福利,尽干些丧尽天良的缺德事,竟然抓了本王的女儿和水灵,要将她们卖入妓院,那地牢里关押了三十多名良家妇女,本王找到你儿子要人之际,他正在丧心病狂地奸淫一位未成年的少女,他不是人,本王当然要废了他。来人,把那些证人带上来,让这是非不分的老混蛋亲耳听听他儿子干的那些畜生不如的事情!”

    带上来的都是何耀祖的心腹部下,专门替何耀祖干那些丧尽天良的缺德事,那些人把何耀祖干的事情一招供,何耀宗和吏部尚书吓得也扑通一声跪下了,磕头如捣蒜。

    万万没想到,他们买官卖官一事,这么快就暴露了,睿文帝对这种动摇国本的事情,管得很严,买官卖官一经现,就是死罪。玩鸟!两人一起买卖官职,一同挣黑心钱,这回好了,要一同奔赴黄泉了。

    证据确凿,案子审理很快,何耀祖罪大恶极,影响极坏,越城那些受害的老百姓一致上书,要求判他凌迟,于是,这缺德带冒烟的畜生,就被判了凌迟。

    何耀宗和吏部尚书都是绞刑,两家也都被查抄了,男的流放,女的卖为奴。

    睿文帝念在何太傅是他师傅的份上,免去了他的官职,贬为庶民,也没把他流放,而是把他幽禁起来,替他养老了,并给他留了个只有三岁的庶出孙女陪伴他,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何若梅被废除妃位,一尺白绫,送去了阎王殿,和她老爹作伴去了。

    何若兰得知消息,彻底傻了。再见到上官蔚然,已是他忙了二天以后,去定国公府亲自向滕雅蓉道歉,并把滕雅蓉接回王府了。

    上官蔚然能接回滕雅蓉,也是费了不少心思。先是求紫幽在中间说和,紫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你自己对不起雅容,如果是真心悔改,就拿出诚意来,自己想办法挽回雅容,求得她的谅解。她如果愿意谅解你,我不反对;可是,如果你打动不了她,我绝对会支持她!不会为你讲一句好话。你好自为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