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计算器 武侠修真 无限道武者路 第六百八十六章真理领域

第六百八十六章真理领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无限道武者路| 作者:饥饿2006| 类别:武侠修真

    总算身经百战见多识广,郑吒只是懵了一下便很快反应过来——眼前这只庞大到因远近比例失调而扭曲失真地步的楚轩不可能是已经舍弃物质躯体的楚轩,那么也就只会是恶魔队的复制体楚轩了。而这种不正常的庞大,看来也就是这个特异空间的效果。就像齐藤一的六道世界,这种事物乃至规则都全由主人自行定义的异空间再夸张的景象、再离奇的规则都有可能出现,没有空间干涉能力的人落入其中,基本也就只能毫无反抗余地地任凭摆弄了。

    不过宋天那宛若化天意为刀意,化天道为刀势的天之刀原本就可以演绎森严完备,甚至在一定范围内取天道而代之的规则体系。而等闲异空间或者神域的空间强度以及规则之力都根本无法与完整的真实世界相提并论,面对宋天的刀,只怕转眼间就会遭他刀势碾压反客为主。如今这个异空间竟然困住宋天,还在某种层面上钳制住他的刀势,那可就非同寻常了,足以让郑吒心头一凛。当然,更让郑吒感到头疼的,则是可能已如宋天所说一样沦为傀儡的罗甘道。

    “宋天,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郑吒同样挥刀发问,毕竟身处异空间,任何借助这个空间原有事物为媒介的声波之类信息传递都多半不可靠。不过如果他们以寄托刀招的刀意对话,在复制体楚轩还未能做到控制住他们的刀招刀势之前,也就不成问题。或者说,复制体楚轩虽仍有可能扭曲篡改或者窃听他们借刀招传递的信息,但这种篡改与窃听,却必然会让两名用刀行家在第一时间察出异常。这有些像量子通信,只要窃听或篡改,就必定会留下痕迹。

    “看你身上的完整图腾以及大幅提升的力量,想来已经去过‘巫圣殿’了?”宋天发刀回应,表面上看,他们不像在对话却像在对打,“我比你晚一步到达古巫遗地,又由一名寄生仙秦人仙而复活的古巫带路准备前往‘巫圣殿’,但登上本该通往‘巫圣殿’的石阶后,却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而带路的古巫也很快被转化为傀儡。至于你的队友,明显也是中了相同的套路!”

    “那种石阶好像叫‘问圣梯’吧,照理说通过之后就会见到洪均,这可是古巫早已设定好的规则,竟然也能够篡改成陷阱?”郑吒听了,一时也感到有些离奇,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没什么,毕竟这位也是“楚轩”。

    “古巫遗地已经濒临崩溃瓦解了,我能感觉到它的规则已经开始出现紊乱,所以这家伙多半是找到什么漏洞并加以利用了。”宋天运刀的同时瞥了瞥空中的“楚轩巨脸”一眼,又继续回道:“不仅如此,他多半还找到那些寄生复活的古巫的某些缺陷,所以能够很快将它们控制住。要不是他们三个的牵制,我也不至于没能在第一时间破空脱身。”

    “这个空间很难逃脱吗?”郑吒突然猛地一刀斩向宋天,看似摧枯拉朽厉不可挡的一刀,却在触及宋天之前,就将两人间的虚空斩出一道十数米长的裂缝,裂缝之后的石阶、石台、祭庙等景象一展无遗,看样子只要一个闪身即可通过这道空间裂缝逃向外界。

    “这空间强度,明明挺弱的……”这一试,却让郑吒颇有种“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的感觉。不过他并没有趁机动身逃脱,除了他还要尽量尝试救出罗甘道之外,也还因为楚轩似乎别有所图地将他引到这里,要是出去了,要再回来可就未必有那么简单。毕竟“四象玲珑塔”的使用次数,也就仅余一次了。

    郑吒仔细观察,只见眼前这道刚刚被斩出的裂缝并没有像常规的空间裂缝对四周的事物造成任何连锁的撕裂、褶皱、吸噬破坏。无处不在的古怪微粒围绕着这道裂缝在电花火石之间便自行排列组合成某种古怪的构造,就如同无数拉链齿轮彼此咬合一般,转眼间就将这道裂缝重新合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没有激起什么大不了的波澜。

    “虽然空间强度弱,但‘自愈’速度却超乎常理的快,要彻底破坏这整个空间,或者斩开足以让如今的罗甘道通过的裂缝明显有困难……”郑吒暗自皱眉,由于罗甘道体形太过庞大,要带他离开这个空间,起码也要斩出一道数里长的空间裂缝,而且还要让他以足够快的速度通过才行。

    “郑大哥,您在干什么?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三个一起尽快拿下他啊!”这时罗甘道终于发现郑吒与宋天彼此间的刀招攻防来得避重就轻,大乐透计算器:杀伐意味甚淡,不由奇怪发问。

    郑吒也不清楚罗甘道究竟是出于本意,还是被复制体楚轩控制了这么说,所以他试探着向对方开启队内私聊:“你究竟是怎么和‘楚轩’混到一起对付宋天了?”

    注意到郑吒语气不对,罗甘道一怔之后,也以私聊回道:“之前我尝试控制利用一具金属化的古巫尸体,但机甲染上它身上的怪纹,而且怪纹还蔓延入侵到我身上,差点让我失去了意识。幸好楚轩及时找到我,又用炼成阵帮我炼化怪纹,我才化险为夷,还因此突破了四阶基因锁……之后,我就听他的安排伏击宋天了。”

    郑吒苦笑摇头:“你也该知道楚轩并没有参加‘千秋竞擂’,突然遇上,难道就没有用队内通讯确认一下他的身份吗?”

    “难道他不是以别的身份暗中参加竞擂吗?如果需要保密的话,我也没必要让我知道吧……怎么回事?队内通讯无法得到确认,难道他是假的?不可能啊,他所用的明明也是炼成阵,还帮我与机甲进一步融合升级……”

    机甲已停止了攻击宋天迅速退开,同时面部自行变化,化为罗甘道富有金属质感而又充满惊骇的脸,看样子,他应该刚刚尝试向楚轩发起队内通讯却又发现不对。

    郑吒见状暗自挠头,罗甘道的表现似乎并不是失去自我意识,反而更像只是被蒙蔽的样子,一切语气、行动与反应都一时间看不出破绽。

    “我并没有干涉他的意志,也没有控制他的行动,至少现在没有。”就在此时,天空的“楚轩巨脸”突然开口说话,“如果出于理性,我们现在应该是选择合作而不是对抗!”

    “合作什么?你的意思是先帮你拿下宋天?”虽然心知成功忽悠复制体楚轩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郑吒仍忍不住提议道,“那么,为了表示诚意,你是不是先把我的队友放了呢?”

    楚轩的回应却是出乎意料,“抱歉,暂时还不好放你的队友出去。而且你也误会了,我说的合作,是指所有身在古巫遗地的轮回队友一起合作,共同应对最大的威胁!”

    宋天闻言冷笑一声:“这么说,你不遗余力将我围困于此,也是为了‘合作’?”

    “因为我必须进一步确认你的刀法中蕴含的规则体系,再估算你所能发挥的价值。确切说,包括我在内,所有进入‘古巫遗地’的人都是一枚棋子,必须全部发挥出应有作用,才能避免最恶劣的情况发生。”

    复制体楚轩平静自若地随口回应,与此同时,两名古巫对宋天的攻击依旧不停不缓。而他又继续对郑吒说道,“有些东西,和你说了你也没那么容易理解接受,还是让我的本体出来与我谈吧!请不要说什么他没有来古巫遗地之类的话,你能够突然闯入这里,肯定离不开他的指引。所有抵达古巫遗地的人中,只有他才有可能找到这里!”

    郑吒并没有感到虎魄有任何楚轩的信息或提示传来,于是不动声色道,“那么我也只能说声抱歉。我现在不方便联系上他,你究竟想对他说什么,对我说也是一样!”

    复制体楚轩也不计较:“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姑且告知你几个事实:首先,我已经充分确认,小洪荒界在崩溃成古巫遗地期间,‘造化玉碟’的执掌者曾对整个世界的架构进行一系列深刻调整,而这种调整,明显是为了镇压其中某个存在。换句话说,它其实已经成为一座监牢!而随着它即将崩溃,原本被镇压的存在也随时可能脱困而出!”

    “什么?”郑吒听得一怔,“这不大可能吧,据我所知,现在古巫遗地中只有巫圣洪钧依旧存活,‘造化玉碟’也是在他手中,莫非他是设牢自囚?”

    复制体楚轩断然否定:“被镇压的巫圣不可能是洪钧,相反只会是洪钧的敌人!当年小洪荒界崩溃时,只有执掌造化玉碟的洪钧才有可能将古巫遗地调整成囚笼,而他是完全没有必要困住自己的!”

    郑吒听得发懵:“但是他不是要封闭遗地以免受到众多荒兽围攻吗?而且据他所说,他要尽量把遗地保留至今,以便我们这些‘转世’的古巫能够继承遗产。”

    楚轩回道:“那么他完全可以暂时封闭遗地,等荒兽散去后再谋脱身,即使有什么原因走不了,也没有必要虐待自己。眼下经过调整后的遗地,已将整个世界运转负荷全部压在仅剩的一名巫圣身上,却又禁绝其取得规则权柄,而且还会让都天神煞一直聚而不散,形成一种恐怖平衡。一旦他强行挣脱,原本处于沉寂状态的都天神煞就会一举爆发将其葬送!

    若要保全自身,那名巫圣只有耐心等到古巫遗地自然崩溃,让古巫全族灭绝而积累的庞大都天神煞自行散去方能脱身。而且在那种情况下,他也很难顾及散落的都天神幡。所以,他需要你们帮他提前拆解取得都天神幡。”说到这里,复制体楚轩又平静地补充了一句,“还有另一个铁证——洪钧肯定已经陨落,而我与我的本体,则是洪钧的转世!”

    郑吒终于忍不住喷了:“噗……这,你也未免太能掰了!”

    “虽然我已经尽量照顾你的理解能力了,但很遗憾,看来你还是跟不上。”对于郑吒的质疑,复制体楚轩只淡然回道,“你觉得我除了洪钧之外,还会是谁的转世?”

    郑吒一时无语,就他了解到的信息,绝大多数古巫,哪怕是巫圣都是倾向于以力服人的格调,能够做到以智服人的除了洪钧之外几乎绝无仅有。楚轩这么妖孽的存在,也的确只有作为洪钧的转世才是最为合理。但是对方所说的情况又实在太具颠覆性了,他仍忍不住继续试探道:“我已见过那位自称洪钧的巫圣了,他明明可以将‘造化玉碟’自如运用的。而且‘盘古真血’也在他掌控中,只要吸收了‘盘古真血’,就能无畏都天神煞……”

    “这并不奇怪,以一名巫圣的能耐,过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能够破解并运用已经失去原主的造化玉碟的部分功能不足为奇。至于盘古真血,据我所知唯有具备全系图腾者方能吸纳,巫圣虽强,也未必能满足要求。”复制体楚轩继续说道:“眼下‘古巫遗地’已濒临崩溃,所以那名被镇压的巫圣受到的制约已弱了许多。但是无论如何,他本体仍无法自由活动,所以需要你们主动去找他,他才好在你们身上做手脚。”

    “做手脚?”郑吒心中一寒,连忙问道。

    “这就是我要说明的第二个事实——通过对已收集到的三十九份完整古巫图腾,以及三千四百九十份残缺古巫图腾作大数据分析比对,我已经确认了一个事实——这些图腾都有经过后天篡改过的痕迹,而这种篡改虽然轻微隐蔽且无关紧要,却相当于植入某种特定的后门程序。虽然你们通过图腾获得巨大的实力提升,但也意味着你们已经受制于人!”

    郑吒问道:“你指的是接触、吸收图腾可能会触发的陷阱,导致图腾原主寄生复活?”

    “不,将没有资格承载者转化为‘巫傀’是古巫图腾的原有功能。但我所指的,是会一直隐蔽潜伏,需要满足一定条件才会触发的更深一层陷阱。即使你们表面上已经驾驭住图腾,当第二层陷阱触发时,也一样难以幸免。”

   &nb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辽宁11选5直播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pc28预测软件 四川快乐12电视走势图 生财有道六合图库
黑龙江时时彩平台 时时彩 河南快3遗漏 新加玻快乐8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体彩十一选五 时时彩单连码 排列7中奖规则查询
36选7开奖结果黑龙江 云南11选5网址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一彩票控